超声医师的自我保护与自我救赎

导读: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作者希望通过这个真实的案例分析给大家敲响警钟......

案例回放

患者张某胚胎移植后超声检查提示:双胎妊娠,胎一约妊娠92天,胎二约妊娠88天(宫角妊娠可能);8天后经熟人介绍至超声医师检查,结果提示:双胎妊娠,胎一宫内妊娠,胎二位于右侧宫角(有向宫内生长趋势,建议随访);17天后,患者下腹痛再次至超声医师处检查,被告知无大碍回家继续观察,由于熟人未出报告。第二天,患者神志不清4小时、昏迷0.5小时后送入医院,诊断为失血性休克,深昏迷;宫角妊娠破裂。紧急手术,但患者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患者家属追责,针对医学会事故鉴定意见,法院判决医方承担主要责任,超声医师被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暂停执业6个月。

律师释疑

医方承担责任的原因:1、医方对宫角妊娠的危害性、严重性认识不足且未充分履行告知义务,未给予留院观察,违反产科诊疗常规;2、医方在医疗管理上存在职责分工不明确、各项记录不完整,规章制度执行不规范的缺陷。

超声医师担责的原因

1、超声医师超范围执业。根据法院对《执业医师法》的解读,超声医师属于医技类医师,其工作职责是为临床医师出具辅助性的诊断报告,配合但不可替代临床医师的诊疗行为。超声医师的合法医疗程序是根据临床医师开具的检查单,对患者进行相应的检查,可以对患者提出建设性意见供参考,但应嘱咐患者听取临床医师的意见。真正的治疗措施应有临床医师提出,否则就是主体违法。本案中超声医师替代了临床医师的工作,自行为患者检查,自行留置患者查看一夜,自行嘱患者回家,因此超声医师的执业行为违法。

2、超声医师是超越职权,违法执业医师法的规定,属于违法操作,不属于非法行医。

教训及反思

针对这个案例,有几个问题值得反思和吸取教训。

1、本次事件,该超声医师对宫角妊娠认识不足,是导致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也就是常说的庸医害死人。学医有风险,不懂别装懂。

2、超声医师是否超范围执业。

(1)执业范围:执业医师法第14条规定:医师经注册后,可以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执业,从事相应的医疗、预防、保健业务。第23条规定:在注册的执业范围内,进行医学诊查、疾病调查、医学处置、出具相应的医学证明文件,选择合理的医疗、预防、保健方案;

超声医师的执业医师证执业类别是临床,执业范围是:影像医学与放射治疗学。也就是说可以参与进行治疗,但范围局限于放射治疗。同理,内科医师也不应该出现在手术室,但现在的内科医师参与介入治疗、微创治疗,不知是否也属于超范围执业。当然,对于自己不懂或不擅长的领域,一定建议患者咨询相关专科,或者请会诊,这是必须的。如果严格按照执业医师法理解,该案例中的超声医师提供妇产科的治疗意见,应属于超范围执业。

(2)超声介入治疗的开展是否属于超范围执业。超声介入治疗中超声医师既是技师又是医师,如果出现事故或者患者死亡,是否属于违法执业。这就涉及到介入治疗的主体,超声医师是否具有资格?目前心内科、神经内科、肿瘤内科、消化内科等多个内科系统均有开展相关专业领域的介入治疗,而超声介入治疗涉及到本专业领域的主要是超声成像和超声引导,治疗的疾病与超声专业关系不大。

3、超声医师的合法医疗程序。

根据法院对《执业医师法》的解读,超声医师属于技师类医师,超声检查申请单应该由临床医师开具。如果是这样,超声医师则不能自行主张为患者检查并出具报告,超声医师也自然没有开具申请单的权利,也更没有收取患者挂号费的权利。按照这样的解释,超声医师就真的是技师了,无法享有医师的权利,超声医师的出路就是成为超声技师。而根据23条对医师权利的规定,在注册的执业范围内,可以进行医学诊查、疾病调查、医学处置、出具相应的医学证明文件。个人以为,根据《执业医师法》,超声医师有权对患者进行诊查,当然也就可以开具相应的申请单。

4、超声医师可以对患者说什么?

超声医师可以对患者提出建设性意见供参考,但应嘱咐患者听取临床医师的意见。这样的解释太牵强,万一患者听了超声医师的建设性意见,不去听取临床医师的意见,而建设性意见并不一定是最佳意见,从而造成了严重后果,超声医师是否需要担责?其实最常见的就是随访,超声医师经常会对患者说,过段时间再来复查,或者在报告上注明建议复查。而随访是否属于临床医师的治疗方案之一,建议随访是否只能对临床医师说,而不能对患者说?

按照理解,超声医师意见与临床医师意见一致时,都行;不一致时,以临床医师为标准;以超声医师的意见为标准,就是害了超声医师。既然这样,超声医师的建设性意见也就是多余的,简直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超声医师最常说的一句话也就是“去找给你看病的医师,问他”。而这句话也经常招来患者的投诉,态度差,回答问题很不耐烦。

所以,赞同让患者回去咨询临床医师,毕竟是他收了患者的挂号费。

5、针对这个案例,如何平衡保护自己和做一个合格的好医师。

当然,首先要做到不违法《执业医师法》。但根据法院对该法的解读,超声医师完全成了技师。我想很多超声医师肯定不同意,这也是超声医师的尴尬所在,医师不像医师,技师不像技师,最后被解读成技师类医师。到底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希望新版的《执业医师法》能有更明确的规定。

其次,在目前凶险的医疗环境中,超声医师也难独善其身。俗话说祸从口出,所以不该说的千万别说。但是过度的保护自己,就彻底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技师。既然是学医,而且高学历、高职称的不少,甚至有很多是从临床转业过来,身边的亲朋好友寻医问药是常有的事,很难做到不回答他们而将其推向临床医师。而本案例就是发生在熟人之间。既然希望被人承认是医师,那就必须掌握足够的医学知识,在超声领域能够提供优质的诊断水平;同时一定要注重与临床结合,学习临床知识。

临床知识少,这是目前超声领域的重要短板。自从开设影像医学专业后,大部分超声医师都来自影像专业学生,而影像专业学生实习中不仅不受临床科室重视,而且很多自己也不重视临床,将临床与影像脱节对待;住院医师规培阶段,超声科经常压缩临床轮转时间,争取大部分时间留在自己科室;硕士或者博士培养期间,去临床回炉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而且即使去了也是看看、再看看;超声工作者看的书籍,除了影像还是影像,内外科已经不知去向。因此在面对患者或朋友的咨询时,很多超声医师越来越不自信,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超声医师离超声技师也就越来越近。什么都不回答,当然是保护自己的最佳方式;如果只想做技师,可以只专修超声;如果想被认可是医师,则需要我们掌握更多的临床知识,与临床联系更紧密。

总结

近年来,超声科医生作为二线科室被对薄公堂的事情,越来越多,如何正确面对,是值得每个人思考的。既是保护自己,又是保护他人。

巨大的超声工作量,流水作业式的检查,无疑剥夺了他们思考的时间...

(来源:超声俱乐部)

超声, 医患沟通有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