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长生:辐射虽猛,防护有道

吃射线”恐怕是介入医生心中永远的痛。要救治患者,更要懂得保护自己。4月24日,第十八届全国介入心脏病学论坛上,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会长、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马长生教授传授了关于放射防护的经验。

▲马长生教授在会议现场

马长生教授介绍说,在进行介入手术时,放射源位于导管床的下方,直射射线进入增强器吸收,对介入医生来说,职业辐射主要是散射的X线。“睛和左手是我们需要重点保护的两个部位”,马长生教授强调,“时间、距离和屏蔽物是放射防护的‘三个法宝’,在介入手术的每时每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首先,间断透视、降低帧数。透视前,将靶器官置于照射野中央,在调整患者位置和视野大小时,注意不要开透视。操作过程中,一定要间断透视,避免持续透视。此外,降低帧数是减少辐射剂量的有效办法。“帧数减一半,射线少一半”,电影的标准帧数是25帧/秒,虽然这符合我们的视觉习惯,但对一般的冠脉介入手术来说,12.5~15帧/秒就足够看清楚。此外,1秒电影的辐射剂量相当于透视10~15秒,在保证图像质量的前提下,应尽量存透视影像,而不是电影。

其次,后退一步、尽量远离。辐射剂量与放射源距离的平方成反比(如下图)。“简单来说,后退一步减三倍”,马长生教授提醒,“在导管室内,离术者6~8米远几乎就没有什么射线了。”因此,助手、学习观摩的人要尽量远离导管床。

在实际操作中,X线源和影像接收器与患者的距离要平衡,调整到“理想位置”,减少患者的直接辐射和术者的散射辐射(如下图)。在条件允许时,可将准直器照射径缩小20%~30%,可减少照射面积,降低患者和术者的辐射剂量。

最后,戴铅眼镜,放好铅屏。正确使用屏蔽物有助于帮我们减少无谓的“牺牲”。不少国内的介入医生觉得铅帽和铅眼镜太沉,不习惯使用,事实上,铅眼镜可使晶状体受到的辐射减少80%~90%。术者左侧的防护铅屏/铅挡板,对大脑的保护作用非常重要,是否放置侧面防护,射线量可相差10倍左右。此外,在放置悬掉式铅屏(铅玻璃)时,要注意离术者越近越好、越低越好,尽量靠近自己的手,而不是靠近导管床和增强器。铅垫和铅帘也有利于减少术者下肢剂量和手部剂量,目前在国外使用较多。

现在市面上还有一些新型的防护系统,如可以站在里面操作、保护术者全身的“防护盒子”,可以保护甲状腺到腹股沟并让术者灵活移动、无负重“零重力防护系统”等,有条件的地方也值得借鉴(如下图▼)。

需要提醒的是,手术结束后铅衣的收纳也有讲究。应避免把铅衣直接“搭”在椅子上或穿着铅衣坐立,而要认真悬挂起来(如下图)。——这也是导管室容易被大家忽略的细节。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马长生最后提醒,当介入医生不要“怕麻烦”,手术时,多一个“小动作”,或许就能少一分“危险”。

(来源:心在线)

介入, 辐射有关的文章